• 长白山天池为何会有水怪频繁出现 水怪为何喜欢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鄂籍北大女博士与渐冻症抗争两年,留下让人肃然起敬的遗言―― 有用器官局部捐出 记者龙华 通讯员孟佳 赵林 图为:娄滔大学期间的照片,那时的娄滔安康充满活力。(娄功余供应) 昨日下午,29岁的恩施女孩娄滔,睁着清澈的大眼睛,安静地躺在武汉市汉阳病院重症监护病床上。患上渐冻症已两年的她,除头部之外,全身均已丢失知觉,依托呼吸机维持着生命。 而就在一天前,娄滔的父亲娄功余实现了“女儿最大的希望”――正式在人体器官馈赠登记表上签下名字,身后献出一切有用的器官,并将头部留给渐冻症医学研究。 爱笑的女孩 昨日下午,54岁的娄功余告诉记者,他和老婆汪艳梅是恩施咸丰土家族人。女儿娄滔是他们独一的女儿,也是举家的自豪。 娄滔是身旁同龄人眼中的学霸:2007年,娄滔以优秀的成就考入中央民族大学汗青系;5年后,被黉舍保研至北京师范大学;2015年,又以口试面试第一名,考入北京大学汗青学院,攻读古埃及史。 学霸还是自强、懂事、阳光的“邻家女”。娄滔从高中起离家住校,家里每个月给她几百元的生活费,其他一切开支,齐全靠耐劳念书得来的奖学金;2008年,娄滔经由层层提拔,成为北京奥运会志愿者,给美国总统布什、奥委会主席罗格等当过英语翻译;在高中同学赵怡心中,娄滔讲义气,乐于助人,“只要有事找她帮手,她基础都没问题”;在高中英语教员周道梅看来,娄滔性格开朗,最大的特性是爱笑…… 英勇的女孩 就当娄滔朝着人生规划――成为一名传经送宝的教员迈进时,病痛来得猝不及防,打乱了一切。 2015年8月,娄滔寒假回家,时常说身材满身没气力,上楼乏力。那时,怙恃还笑女儿“太娇气”。 10月,娄滔返校后,一天晚上给妈妈打电话,说左脚尖踮不起来,不听使唤。这惹起家人警惕。经北京大学第三病院等多家病院神经专家诊断,娄滔患上罕见的活动神经元病,即已被大众熟知的“渐冻症”,患者会逐步感受到全身不受把持,最后连呼吸肌都无法自主。目前全世界对此病都不无效医治方法。

    上一篇:马克思主义自然观及其当代价值

    下一篇:陶土板幕墙系统在建筑工程中的应用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