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骨盆骨折并失血性休克病人的抢救和护理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从现有文献来看有关鄂州方言语汇的系统描写和分析较少这和现今日益发展的社会经济形势极不相称故本文从鄂州方言典型语汇出发在实地调查的基础上主分析鄂州方言中典型的程度副词特殊的语汇表达及后缀。 关键词鄂州方言;典型;语汇表达 方言词汇分广义和狭义两种对方言词汇的具体涵盖范围学界观点并不完全一致。刑福义先生在99年出版的《现代汉语》一书中提出一个观点广义的方言词汇指方言中所用的词语它既包括与共同语不同的特殊词语也包括与共同语相同的词语狭义的方言词汇则专指不同于共同语的特殊词语。 鄂州方言归属 湖北方言可分为四个方言区鄂东偏北属江淮官话区鄂西北的方言接近河南中原的中音单独成一区;鄂东南和鄂正南的方言属赣方言和湘方言的混合且不能互通;鄂西南则属于西南官话区湖北鄂州方言在98年出版的《中国语言地图集》中被划为江淮官话是鄂东地区一支极富特色的方言。 典型词汇类 鄂州方言典型的程度副词也几 ①他长得乜灵醒 ②绳子套得乜紧解了半天才解开。 ③这伢乜懂事在屋里家里什么事都帮着做。 ④她小时候乜爱哭。 ⑤这支笔乜不好写 ⑥他这个人乜不讲道理。在鄂州方言中程度副词也使用频率很高它一般和形容词或动宾性质的短语相结合如①②③④也可以和否定词不搭配形成乜不形容词/动宾短语的结构如⑤⑥语义后指起突出和强调作用相当于普通话中蛮很。或极大地加深了句中动宾短语的意义程度表达了说话人强烈的感情色彩或明显地传达了说话人对某人或某事物的不满情绪。从句类上讲有程度副词乜的句子多为陈述句表示对事态的确认一般不用于疑问句或感叹句中。 ①他几不给我面子哦当倒那多人的面吼我。 ②小张几不灵光哦这简单的事都办砸了。 ③她屋子那姑娘伢几灵醒啦! ④这菜几多钱一斤啦? ⑤他不晓得爬了几多山走了几多路才来到这城市的。 鄂州方言中还有另一个使用频率较高的程度副词几它和乜相同之处在于它也能修饰形容词和动宾短语加深语义程度表达说话人强烈的感情色彩如例句③。也能和不搭配组成几不形容词/动宾短语结构如例句①②。不同之处在于感情色彩方面几的语义程度不及乜深。句类方面多用于感叹句中句尾常带有鄂州人常用的嘞啦哦等语气词。另外几可以和多搭配应用于疑问句中少数也可用于陈述句相当于普通话中的多少如例句④⑤。 呀咦哟 从历时的角度看古汉语早在《诗经》中就出现有叹词连用现象。吁嗟鸠兮勿食桑葚其中吁嗟一词受到比较好的表达效果。鄂州方言中将呀咦哟三个叹词连用也是如此呀咦哟是形容某人为人或做事不怎么样而且通常有喜欢拖拉磨蹭的坏毛病。例如 ①找他帮忙他这个人做事蛮呀咦哟的。 ②她是个呀咦哟的人不用跟她计较那些的。 鄂州方言典型的后缀 在鄂州方言中最常用的后缀是子多附着在名词性质的语素后面。一方面和普通话及部分方言中的子后缀一样附着在单音节的名词性语素后如猫子、狗子、鸡子、桌子、椅子等另一方面鄂州方言中的子后缀还可以附着在双音节甚至多音节的名词性语素后如衣架子苕样子告花子袖笼子窗帘子蚂印子蚂蚁豆芽子眼睛珠子眼睛煤气炉子等这是普通话和其他方言中很少见的一类现象。 另外鄂州方言的后缀子还可以附着在非名词的语素后面起改变词性的作用。例如矮子胖子厨子瞎子聋子高个子。就一般情况而言在后缀词后是不可能再组合搭配其他成分的但鄂州方言中有几个特例夹生子苕没煮熟的、半生不熟的苕比喻人很偏执愚笨、不懂变通、绷子床用麻绳期的床、麻岔子雨像麻点一样的雨形容雨小。他们都是带子的后缀的词作为一个定语成分来修饰中心语非常具有独特性。 典型短语类 给/跟我 ①你给我站倒。 ②你跟我等倒! ③你给我倒杯水来。 ④你跟我写篇作文吧 从历时角度来看给跟是由古代汉语中与演变发展而来的最初是连词后逐渐虚化为介词。从共时角度来看普通话给我中给是递给送给拿给之义跟我中跟是和跟踪跟随之义。而鄂州方言中给我或跟我放在动宾结构前虽可看作是介宾结构作状语但实际上是不表示任何实在意义只加强祈使、命令语气。 由此可见鄂州方言中给我跟我后主接两种结构形式一种是接倒结构简短音强大是态度极其强硬的命令威胁的口吻如上例①②另一种则是接即所谓的动宾结构如上例③④表示一般的祈使或请求语气。 不过 ①那天晚上突然打蛮大的雷搞得我吓不过。 ②他想不过把那新件衣服试了一下。 ⑨做作业做得烦不过他丢下笔就出去了。 ④想到搭车被小偷扒了几十元钱她就怄不过。 ⑤比赛结果判得不公正他觉得气不过。 鄂州方言中的不过除了和普通话中的不过有一样的转折连词作用外还有一种比较特殊的用法它可以放在表示心理感受的词之后提高语义程度表达强烈的感情色彩。 总不是我怕 鄂州方言中在总不是我怕短语之后陈述事实表述说话人的猜测相当于普通话中的很可能是多半是或给某种行为找借口后带有较明显的讽刺或批判意味。和普通话中总不是对照来看鄂州话相当于是用了反语手法我怕也可看作是普通话中我恐怕的简缩形式。例如 ①总不是多半是他做了错事不承认。 ②总不是很可能是他太忙了结果搞忘记了呗。 ③我怕我估计多半是你先惹她的吧! ④我怕很可能这回这件事搞砸吧! 鄂州方言中总不是我怕在大多数情况下可以互通互换但两者所搭配的感情色彩有细微差别实际运用时须仔细区分。总不是后接一般性猜测我怕后接说话人预测到的最坏结果即多为不祥的猜测。例如我们常说我怕这回凶多吉少啊却不会说总不是这回凶多吉少啊。 4……的窍 在鄂州方言中人们总喜欢用……的窍来表达事情缘故相当于普通话中…的原因。这种表达方式为鄂州人喜闻乐见反映了鄂州人心直口快的性格特点。例如 ①我怕我猜你是有饿倒的窍糟唾浪费了粮食。 ②你是欠打的窍吧偷的东西拿出来。 个 普通话中诸如劝架吃饭做事睡觉梳头…‘请假…‘签字等都是常见的动宾结构而在鄂州方言中多习惯性地表述为打个劝做个事睡个觉…梳个头请个假签个字。很明显地个结构是在谓词性成分和体词性成分之间插入了一个泛指量词个取代了次顿件回等这样的特指性量词从而更加符合语言表达中的经济原则简单方便明了。 结语 本文在以往方言研究成果的基础上通过实地考察与文献查阅相结合总结了鄂州典型语汇表达词汇类如方言程度副词乜和几的用法呀咦哟后缀子短语类如不过总不是等常见的习惯表达。突显了鄂州人心直口快的性格特征。

    上一篇:陈佩斯谈刘蓓:是戏疯子和女汉子的结合体

    下一篇:黔南州快递业发展现状及建议